星期日, 十二月 31, 2006

Happy 2007

小时候的记忆中自己冬天都是在外婆家度过的,外婆的阁楼上非常暖和,木的地板,点着暖洋洋的钨丝灯泡,小阿姨比我大不过5岁,我总是跟着她玩,小时候的小阿姨在女孩子中算是很能玩的,直到她初中毕业去了深圳才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是题外话。

那个时候我记得《地理》课本上学习香港将于1997年回归,又整天教育我们等2000年一到,21世纪的时候我们就实现四个现代化,于是对2000年的期盼比过年还多上三分。我们坐在暖色的灯下做寒假作业,同时遐想着2000年时自己会是怎么样的,当时的想法现在已经记不清楚了,隐约还记得自己看一本讲月球旅行的科幻书时,想象等2000年自己应该可以去月球看那边神奇的景色了,可以自由的在太空中飞翔,番茄有西瓜那么大……

后来的结果出乎自己的意料,初中大部分时间好像在玩,高中则整天都在读书,时间也过得越来越快,大学毕业时已经只期盼工作了,1997年的印象留给了小平同志,他走了,没有看上一眼回归后的香港。然后2000年嗖的一下就从科幻的月球上掉到了我身边,却没有那些向往的惊奇。

2000年已经不谈四个现代化了,在我的记忆中印象最深的是跟几个同事在广州白云山上等新千年第一次日出升起,人真多,那个时候自己已经没有多少幻想,只有一颗理科的脑袋,我会为自己根据月牙形状推断出日出的准确方位而高兴,拍摄日出时为挡在前面的电线而不爽。

2000年留给搞IT的我们的印象还有千禧虫。2000年,2001年搞IT是一个令人羡慕的职业。

20001, 2002, 2003, 2004, 2005还有即将过去的2006年就这样如同失控的列车般呼啸而过,作为时间的乘客,我们有要做的是让自己不断充满憧憬,对未来每一站的美好期待。

1 条评论:

kermit 说...

时间象列车一样呼啸而过,我们能做的是选择路线和欣赏沿途的风景!
新年起来阳光特别灿烂,预示着亮仔今年的笑容也会一样的灿烂!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