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十二月 04, 2006

婚礼历险记

昨天晚上是我老婆好友的婚礼,因为他们的新房还没有交楼,所以就借我们的房子用,又因为我跟我LP已经结过婚了(废话!),所以我们还负责了很多婚礼上的事情,比如:我LP负责策划流程、布置、许多指挥工作;我则兼职摄影(不好意思,我的技术其实真不咋的,献丑了) ,还负责车队带路从我们家出发去外景地录像等。

新郎、新娘美滋滋的,我们帮忙的忙乎乎的,整个婚礼次序比我们那次还要好。好不容易整个仪式差不多了,到了最后新人敬酒完成,等着一些好友“折磨性的”、“报复性的”(我跟我老婆分别策划了一次调制麻辣鸡尾汤的阴谋)敬酒,最后眼看着就要送入洞房,然后我们去闹了,可是……

可是,新郎却意外被扣押了,因为他们学校一个领导(副校长)喝高了,非要让新郎拉几个人进包厢再喝一圈。领导是不敢得罪的,因为是领导;喝醉的领导也不敢打趴下送回家了事,因为不知道他第二天醒来是否还记得喝醉时候的事情。我跟另外几个男同胞处于保护主角的目的,只好舍命陪酒鬼:先开一瓶白酒,再炒两个小菜(刚在酒席上吃完,那边还有N多菜没有吃完的菜服务问我们是否打包,这边又让酒店炒菜,TNND,酒店服务都觉得我们有一点点毛病),然后领导开始挨个教育我们,其间洞房的女家眷打过来N次电话,都不管用,因为你无法跟一个没有理智的人——醉人——讲理,比较有效的是领导太太的一个电话,我们乘领导一转眼打电话的功夫将各自杯中的白酒全部倒掉换成矿泉水,然后将酒瓶中剩下的三分之一倾泻到桌底,TNND——反正他喝高了,对数目已经不清楚了。

(对各位看官说声抱歉,特别是女同胞们,因为今天出现不止一次国ma,没看懂的就当我没有这句提示)

知道我们最后是怎么摆平这位领导的吗?——首先挨个流出包间,我估计最后剩下加新郎两个人的时候领导发现该教育的人都教育完了,他们才把他拉上楼上的洞房(也在酒店)。

一定有人猜到领导到洞房也不会善罢甘休,他又对领导闹洞房发生了兴趣,配合他的指挥,新人完成了两个节目,然后,转机终于出现了,领导抓住了他们的一位女同事(最后我对新郎语重心长地说:你要好好感谢一下那位女同事,她发挥了狼牙山五壮士的精神,一个人掩护了整个集团行动的顺利完成)到一边去谈工作去了,一直到洞房节目到倒数第2个领导的谈话才结束,我们发现领导确实很正直,在喝醉的情况下都没有因酒乱性说胡话,确实一直在说工作的事情,最后一句话我都听到了——你很优秀,我希望你能够带这届学生到高三。

以上就是昨晚的真实故事,我为此付出了不小牺牲——2两白酒、3杯啤酒,这对于我来说是非常大的牺牲了,到现在肚子还不舒服。


不过,今天早上旅途的经历让我觉得昨天晚上的跟领导打交道的过程是那么的美好,简直如沐春风。

今天早上的经历我不想写了,写出来看官们看了肯定也觉得没什么新意,还没有领导的故事曲折。其实我那些国ma都是骂给今天早上的。

写完了,原来博客也有一些治疗的作用,对于有些无法改变的事情,我觉得我只能改变自己,治疗自己,就像我无法改变病毒,只好提高免疫力一样。

2 条评论:

牛粪 说...

光看你写的就觉得很热闹了,估计更不要说实景了。

三小妹 说...

实在是佩服那位喝高的领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