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十一月 30, 2006

昨天,有小小纪念意义的一天

昨天LP顺利的通过了驾驶考试,有必要将这些经历写下来。
在此之前,LP一直很努力的练车,虽然也经常在电话中发牢骚说进步不大,说担心考试通不过,可是我却一天天“听”着她的进步。
从这点来看,对于驾驶以及其他操作性的活,熟能生巧是绝对正确的,想起我大学室友的故事,成都本地人,人脉关系自然了得,我们在没见他去一次驾校的情况下某天突然给我们亮出了小本本,当然大家都心里清楚含金几何,某日天将降大任于一车也,一位朋友竟然把他老子的小面包开到学校去炫耀,消息不胫而走,成都同学迫不及待的要小试身手,挂挡、油门……刹车、方向盘……,只听(我们在3楼寝室内听)bong的一声闷响,后来成都同学很晚才溜回寝室,我们知道他花了100多大洋才把小面包的保险档敲会原型。从此以后经常有人在我们楼下的花坛边走时腿部被某金属突出物刮伤,直到某一天我们寝室的安徽同学洗完澡带着受伤的干净的小腿回去时,我们才知道原来那天的小面包一击着实厉害,硬生生把大拇指粗的花坛围栏杆撞断一根,这根受伤的围栏翘着受伤的胳膊,一次次报复着无辜的他人。

撤回LP考本的事情,老婆在一周前就让我找关系,这都是他们教练教唆,再加上她的老乡同事不良前科使然。我只想起两个同学可能有点关系,一位是交警的老婆,另外一位曾听他说过本地交通界有熟人。于是我发了短信给前者,因为她交代过她最近在外地不方便接电话,等了30小时没有回应,我想那条短信也基本在短信中心服务器超时了,就告诉我老婆该线索断了。又打了电话给后着,这厮跟我关系很好,电话是他老婆接的,一接我就知道没戏了,他老婆说对我老婆有信心(她真是有预见,早知听她的了),说她两个小姐妹都顺利通过了考试。
最后的结果是我LP找她同事,她同事老公是交警队长之类的官,代价是我周一晚上跑了一趟商场,购置一条高档围巾。

终于考试了,我LP他们team六个人抽到了倒数第二个出场,而我老婆则是他们team三号种子选手,先报告,然后上车、拉保险带、启动(不好意思,忘挂1档了,赶紧补上)……
最后我老婆的结果是不用关系也能及格。
这告诉我们:人一旦有了依靠就不习惯自己去承担压力了。

4 条评论:

牛粪 说...

也在祝贺一下,有人荣升为有牌照的司机。

三小妹 说...

这件事的另一辩证面:你LP因为有了关系垫背,底气十足,放心大胆地发挥,所以才有这么好的成绩:)
凡事看好面,能做到万无一失那就万无一失呵...

2lovely 说...

老大的博客最近比较难以访问上,不知道是否也招了风沙

牛粪 说...

没有风沙,只是得了老年痴呆,拜托多刷新吧,谁让我把家安在那里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