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二月 24, 2007

我过新年

从这一天开始,我们只使用中国农历,十二月二十九晚,从杭州坐大巴回到衢州。

大年三十回到大洲(我老家),我们这边过年的习俗是这样的:大年三十晚上吃年夜饭,放鞭炮,这两样是必须的,其他的娱乐自己找,或者有些家里还会祭祀一下祖先。

下午我爸和我妹洗菜,准备年夜饭,我则负责帖春联,我们老家的房子有二十年的房龄了,是我们这里很常见的那种红砖青瓦平房,一般至少有两个门,一个是客厅(我们方言称为“中央间”)大门,还有一个厨房(方言称为“灶底”)小门,帖春联时这两个门要帖上门神,大门还要配上一副对联。客厅由5、6对柱子支撑,这些柱子上也要帖上春联。

今年过年我们家的成员为:爸爸、妈妈、我、我老婆、我妹妹、我妹夫,还有新新人类,我妹妹4个月大的儿子。我弟弟因为工作,已经很多年没有回家过年了。

我们家的年夜饭是下午四点半开始吃的,这个时候整个大地上空已经炮竹声连成一片了。说一下年夜饭,一般是十几样菜,大鱼、大肉当然会有,可是大家过年时好像只对青菜感兴趣,我们这边的菜肴炒为主,没有东北的伴菜,也没有广东的靓汤,菜基本都以炒为主。

晚上我们家人坐一起看电视、聊天,春晚越来越没有意思,音乐的风格都没有变,听着就想睡,还是歌颂这个好,歌颂那个好,都这么好了,当然大家就该洗洗睡了,呵呵。我老婆干脆拿笔记本出来看韩国连续剧了。

本来想给一些好朋友发发个性化短信的,可是发着实在是累,而且很多家伙好像看也不看,就回一个很多人已经发过的祝贺的内容过来,实在是没什么意思,也不怪大家,可能都在happy呢,呵呵,我们家人都不爱打牌什么的,所以才都“老实”地呆在家里。

正月初一,记得以前这一天我们一些近些的同学、朋友都会互相走动一下,可是现在真是越来越疏远了,我没有出去的打算,早上我小叔、大叔、姑妈三家人相继来我们家拜年,上午陪他们打打牌,午饭后去给我奶奶上新年坟,这也是我们这里的习俗,算是给故人拜年。傍晚有两个初中同学来访,也就10分钟的自行车程,却偏偏选择开车过来,车主同学已经是老板样子,在温州开有两个厂子。

正月初二在家,接待了两位同学。

正月初三去舅舅家拜年,这也是我们这里的风俗,一定要给舅舅拜年。我总共有4位舅舅,每家吃一顿饭,那就是两天了,不过我一般都是呆一天,第二天就不去了。
我老婆说在我舅舅家还挺有意思的,因为有很多表弟、表妹,人多热闹。

正月初四告别爸妈了,去初中班主任老师家拜年,本来晚上是去高中办主任老师那里拜年的,可是他不在家。

正月初五上杭州,陪老婆逛街购物。整个春节就基本结束了。

原本打算举行的高中同学会根本没有人组织,心里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好像也不是遗憾。

总的来说比较休闲,从我的角度讲,杭州购物这两天是比较累的。

4 条评论:

jameswpss 说...

我终于可以留言了,呵呵.
先踩一下.

BTW.你可以改下我的BLOG连接了.懒人
http://jameswpss.itpub.net/

哈哈.

2lovely 说...

更改过了:)
其实很早已经踩了你的新地盘N次了

jameswpss 说...

呵呵,还要再改一把。
不好意思的话俺就不说了。

http://jameswpss.itpub.net/

-->

http://jameswpss.blogspot.com/

WPSS 说...

呵呵,我保留对你不更改作出反映的权利,哈哈,听起来是不是很耳熟啊。

通常律师常用这句话。